大地民谣丰收庆,11月全国食农活动汇总

每个月,食通社和伙伴们都会在全国各地组织和参加形式多样的食农活动。独乐乐,不如众乐乐,所以我们决定把收集到的好活动和大家分享。其中既有适合人人参与的农夫市集、线下讲座,也有更加专业的游学、培训、工作坊、学术会议等。

我们计划在每月月初发布当月全国活动预告,尽量把所有活动展示在一张月历上,然后按照日期顺序,以文字和图片形式分别列出北京和北京以外的食农活动,以及活动详情链接。欢迎各位读者按图索骥,参加所在城市的活动,成为当地可持续食农社区的一份子。

继续阅读“大地民谣丰收庆,11月全国食农活动汇总”

(559) 308-4334


马煜曦

浙江大学心理学本科,后至宾夕法尼亚大学学习发展心理学。虽目标是研习“人”,但往往在研习过程中“人”被简化成了一行数据、一个实验对象。因对真实情境中的个体的生存处境生出无限好奇,遂加入在香格里拉举办的新南田野营,有了这篇文章。


本文原标题为:被一种菌子改变的城与人。首发于澎湃新闻,食通社经授权后转载。

我第一次见到松茸是在香格里拉中通快递点上,打包好的松茸放在统一规格的箱子里,密密麻麻地堆在一起,比人头还高,几乎没有让人落脚的地方。

打包松茸很有讲究,主要利用吸水纸隔出一条条的槽子,每列大约放2-3朵松茸,为了减轻运送中碰撞导致的损坏,会把松茸头朝外。一层结束之后,会再铺上吸水纸,层层堆叠,使得松茸相对独立。据快递员说,“一朵松茸坏掉的话,会传染整箱松茸。”为了保鲜,底部和封口处都要放上一个冰袋。

(719) 383-3458

9108052686

食通社说

中国有近4亿公顷的草原,论总面积比农田还要大两倍。草原的角色非常重要,除了调节气候、涵养水土,也孕育了历史悠久的游牧文化。但是近30年来,草原退化成为一个重要的环境问题。根据国家环保总局2001年发布的中国环境状况公报,在可利用天然草地中,约有90%存在不同程度的退化、沙化、盐渍化——所谓“三化”草原面积达1.35亿公顷,并且每年以200万公顷的速度递增。

草原退化不仅会直接影响当地牧民的生计和生活,还会带来一系列社会、经济方面的负面影响。2000年以来中国政府实施了一系列治理措施,包括围封禁牧、退牧还草、京津风沙源治理项目等。2011年,本着“谁开发谁保护,谁受益谁补偿”的原则,中央政府首次建立了“草原生态补偿机制”——即草原生态补助奖励政策,试图通过提供补贴,鼓励牧民,恢复退化草原。

(928) 781-6434

最狂野的返乡梦想是在江南荒芜的河里划桨 | 小农故事集


鱼见缸

本名于建刚,80后,生于长于浙江桐乡小村正河浜。18岁出门远行至吉林大学念广告系,毕业后在北京奥美做了3年广告。偶然间读到费孝通先生的《乡土中国》,一发不可收拾,最终返乡,与妻子梅玉惠共同发起乡土与手艺项目“梅和鱼”,开展蚕丝制作、生态农业等在地文化建设工作。


点击此处,观看纪录片《返乡》讲述了“梅和鱼”的返乡故事。

身份认同的危机

大概有两种不同的农民:职业的农民和身份的农民。

职业的农民,就是以农业生产为工作,以农产品的产出获得回报,并因自身的专业性而获得认可(和其它所有职业一样),除此而外,也可以自由选择生活方式。

身份的农民,虽然也以农业生产为工作,但并不因此而被认可;相反,这一身份带来的有固化的社会认知(参考春晚小品),代表一种与落后的、乡土的、现代化格格不入的形象。费孝通先生曾用过earthbound这个词,即农民、农村是是被土地“困”住的一种生活形态;因为被困住,所以上一辈的“身份农民”希望子弟可以远离这种身份束缚,越远越好。

888-884-5328

在阿拉善荒漠种出甜蜜和未来 | 食学社第六期分享回顾


分享嘉宾:马彦伟

北京师范大学生态学硕士。2005年加入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工作,离职后在阿拉善定居并创办致良田生态农场。


 

本文根据食学社第六期主讲者马彦伟10月25日的讲座整理而成,直播回放点击此处查看。

“不向往诗,向往远方”

你知道“阿拉善”这个地方在哪儿吗?

在去阿拉善之前我并不知道它在哪儿。2004年我在北师大读研,专业是生态学,每年假期都要去不同的保护区做自然保护调研。当时五一放七天假,我们在五台山做调研。5月7日带着一堆没洗的脏衣服回到了北京。第二天可以说是改变我一生的一天。

Chlamydosaurus